首页 > 编辑推荐 > 城市视点 > 正文
5000年前,良渚先民的生活其实很“多彩”
2019-09-23 14:55:48   浏览次数:228

      良渚文化距今约 5300-4300 年,由于没有文字记载,对良渚先民的生活状态,只能凭考古发掘的文物,靠分析猜测来想象。


      在如今的瓶窑镇东部、良渚遗址群西侧,有一座莫角山,以山为中心,有一座面积为 290 万平方米的古城,城里有一处面积超过 30 万平方米的人工堆筑的土台,上面有可能是宫殿的巨型礼制性建筑,住着良渚古国的最高统治者——王。城里的王,佩戴精美的玉器,手执象征权力的玉钺,头戴摇曳着雉翎毛的王冠,统治着城里城外的良渚古国。这座古城奠定了良渚遗址在良渚文化范围内的中心地位。


      那时,良渚先民已经走出了凿石取火、茹毛饮血的阶段,走向耕作晨昏、渔舟唱晚的时代。散布在各村落的先民,凿井而饮,构木而居,日出而耕,日落而息。先民脚上穿着木屐和草鞋,出行基本靠走,水乡可以舟代步。女人佩戴着简单的玉饰采桑养蚕,织出精美的丝麻织物,男人或使用打制精细的石制农具耕田,或泛舟湖上捕鱼、在野外打猎,还有人在陶器、玉器、纺织品的作坊劳作。有时,他们还要被王派去堆筑高高的土墩、修筑水坝。



      良渚先民以农业生产为主,种植水稻、花生、蚕豆等农作物。农具中有石犁、石锛等许多种植水稻的工具,种植技术已很高。石器磨制的农具种类较多,有三角形犁形器、斜柄刀、半月形刀、镰等,其中使用较多的有两种,一是三角形的犁形器,器体扁薄,背面较平,正面稍隆起,穿 1 至 3 个孔,可能是安装在木犁上的石犁铧,说明当时农业生产已进入犁耕阶段。二是斜柄刀,略呈三角形,顶端有一个斜向的柄,制作较粗糙,仅在刃部磨光,可能是安装木柄后在地上开沟的。


      良渚先民的食物以水稻为主,有粳稻和籼稻。食物品种较多,遗址中发现的籼稻、粳稻、蚕豆、菱角、葫芦、酸枣等种子和果核,说明已能栽培、种植多品种的食物。他们还兼营畜牧、渔猎,采集野生植物的果实。


      除了谷物等植物,他们还吃动物,饲养猪、狗、水牛等,猪的饲养量最大,还抓获鹿、獐、麋等动物。地处水乡的良渚先民也捕鱼为食,在水田畈遗址中发现的木桨、网坠、木浮标、竹鱼篓等,都是佐证。“鱼米之乡”从古良渚时期开始形成。良渚先民已吃煮熟的食物,炊器大多是鼎,其中最有特色的是鱼鳍足和丁字形足的鼎。他们还饮自酿的米酒。


      良渚遗址出土了大量器物,可以猜想先民的生活。出土器物有玉器、陶器、石器、漆器、鼎、绢片、丝带和丝线等,反映了良渚文化时期人们的生产力水平、生活状态、社会礼制、文明程度。其中最突出、最具代表性的是玉器,品种有琮、銊、冠状饰、三叉形器、锥形饰、牌饰、璜、圆牌饰、镯、带钩、管珠串饰等。在部分玉器上,还有用阴线刻、浅浮雕、半圆凸雕、镂孔透雕等技法雕琢的繁简不同的神人兽面图案。


      玉器是先民与崇拜对象沟通的媒介,是用来敬奉神灵、用以维护社会秩序和显示社会成员身份地位的礼器,是良渚先民的吉祥物和护身符。在反山古墓出土的 700 多件良渚玉器中,有被称为“琮王”和“銊王”的两件大型玉器。“琮王”是最具有神性的礼器,“銊王”是军权的象征和驱魔辟邪的法器。在“琮王”和“銊王”上面,雕着相同的神人兽面纹的“神徽”。当时已有专门制造玉器的作坊,做玉的人可能有玉工和巫师。


      良渚先民要记录生活、表达意思,开始在陶器和玉器上刻画表意符号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探索良渚文化的先行者何天行,在河床里挖到一个黑陶盘,上有清晰的刻纹。何天行认为,刻纹应该是远古时期与享食有关的文字符号。在此后的良渚考古中,发现了许多在玉器和陶器上刻画的符号,如在余杭南湖发现的一个黑陶罐上,有 11 个连续的刻画符号。美国哈佛大学赛克勒博物馆收藏的一只良渚黑陶圈足器,脚部有 9 个笔划清晰的刻画符号,研究发现可能是对古代奇肱民的记载。破译陶文是人们了解史前时期社会的一条重要途径。良渚陶器上的刻画符号,是文字的萌芽状态,或称为原始文字。


      丧葬和祭祀是先民重要的生活习俗和社会活动。祭祀是古代社会宗教的基本内容,是礼制的主要表现形式。良渚祭坛遗址和大型墓葬的出现,反映了社会的礼制和习俗。


      1986 年,在良渚遗址群中的反山,首次发现了良渚文化时期“显贵者”的墓地,在编号 12 号的墓坑中出土的700 多件玉器中,有一件重达 6.5 公斤的神人兽面纹玉琮。墓中玉器从头到脚围绕墓主人摆放,似乎是一种仪式,表达着某种信仰和理念。在此 600 平方米范围内,还发现了 10 座良渚时期的墓葬,出土各种玉器 5000 多件。


      继反山之后,在良渚遗址东北角的瑶山,挖掘出一处良渚文化祭坛遗址、12 座位于祭坛上的大墓,出土700 多件随葬品,其中数量最多的是玉器。瓶窑镇外窑村西北的汇观山,也发掘出一座良渚文化祭坛和四座墓葬,出土 173 件玉、石、陶等遗物。


      瑶山遗址是第一次发现的祭坛与墓葬重叠的复合形遗址,先民在此祭祀先祖和天神。反山、瑶山发现的是良渚时期最显贵者的墓地,大墓中出现的玉殓葬,说明当时社会已有了一定的礼仪制度。而散落在村落居住地址周围的平民墓葬,墓穴狭小,随葬的只是简陋的陶器及装饰用的管珠等小件玉饰件。由此可知,当时社会等级已很分明。


《杭州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    开创网络 技术支持    浙ICP备09038607号
地址:杭州市解放东路18号市民中心E座9F    办公室电话:0571-85175159    E-mail:hangzhoutpw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7 Powered by www.pich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扫码关注“杭州杂志”

扫码关注“杭州图片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