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编辑推荐 > 城市视点 > 正文
探索 | “小队会”:基层治理的重要探索
2021-08-10 14:43:48   浏览次数:440

图片



“小队会”是分田到户以前农村集体生产队内通过召集全体户主开会,部署农业生产、解决生产生活问题、调解矛盾纠纷的一种常见治理方式。近年来,富阳区春江街道各村以小队(村民小组)为单位,组织召开了街、村、队三级共同参与的小队会议。通过表达诉求,化解矛盾,“小队会”成为基层提升治理能力的重要探索。


01

“小队会”的治理新方式


富阳区春江街道是杭州富春湾新城转型发展的桥头堡、主战场,面临传统产业腾退和农居整村搬迁带来的利益“大调整”和生活“大改变”。2018年初,春江街道春江村新当选的村委班子走访农家了解村情民意。一路走访下来,效果一般,白天不容易找到村民,即使找到村民也是有话不愿说,有意见不敢当面提。面对这一难题,春江村两委将“小队会”重新搬上舞台,以小队(村民小组)为单位,每户派代表参加,街道组团联村干部、议事代表、市区人大代表、村两委成员和党员固定参加,逐渐形成了“小队会”的治理新方式。


▲李治钢/摄


2019年4月,春江街道将这一治理方式向全街道推广。目前,春江街道各村已形成一月一次“小队会”的工作机制。会前,村两委会调研了解村民诉求情况,做足准备。开会时,一般由村支部书记主持,与会人员坐着围成一圈,村民轮流提出疑问或建议,街道、村两级干部以及其他临时受邀的干部进行现场解答、作出承诺。会后,村民所提全部意见建议整理成问题清单,并进行交办督办流转,形成闭环。


随着不断探索和实践,街道逐渐摸索出一套相对成熟的会前“三定”(定时、定人、定议题)、会中“三要”(要问、要听、要商)、会后“三有”(有迹可查、有诺必践、有章可循)的议事程序和议事规则。



02

“小队会”的做法及成效


▷自治单元下移,解决群众参与不足问题。

“小队会”的一个重要特点,是重新将行政村以下的小队作为自治基本单元。相对于行政村,小队是农民日常生活的单元,熟悉程度更高,利益联系更加紧密,农民对小队认同感也更加强烈。在“小队”内开展村民自治,更有利于调动农民参与的热情。


干部主动下沉,解决干群关系疏离问题。

当前农村治理面临一个突出问题,干部和群众的距离越来越大,一些地方甚至出现村干部不认识群众、群众不认识村干部的情况。“小队会”让基层干部定期走进农家小院,在一个生活化的场景中更好地建立起与群众的密切联系。


部门联合会商,解决村级治权不足问题。

春江街道,造纸企业腾退、整村拆迁等重大问题,涉及许多具体政策。街道邀请有关职能部门、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起参与“小队会”,群众质疑现场解答,群众担忧当场承诺,面对各种利益权衡现场帮助群众算好经济账。通过这一方式,街道较好解决了村级组织在治理中的治权不足问题,实现了对基层各类复杂难题的集中会诊,将群众一知半解的问题彻底弄通讲明,将要跑多个部门才能解决的问题变成了“不跑一地”。


当面解答承诺,倒逼干部改进作风提升能力。

“小队会”实现了基层群众工作方式的转变,将以前私下个体的群众工作转化为台面上的群体群众工作。压力倒逼了街村两级干部不断加强理论知识、政策知识学习,增强业务素养与群众工作能力。


群众公开监督,解决少数群众工作难做的问题。

许多街村项目落地推进都需要村民积极配合,以前碰到问题时大多是村两委一户户做工作,工作不容易做通。而在“小队会”上,将项目的利弊得失讲清楚,将目前遇到的困难讲出来,让大家一起来商议怎么办,群众工作更容易做通了。



03

“小队会”的治理启示


在基层治理理念上,不仅要善于解决“事的问题”,也要善于解决“人的问题”,实现“以人治事”。

基层治理中,解决“事的问题”强调干部的办事能力,而解决“人的问题”更加强调干部的群众工作能力。后者的优势更加明显,既能通过群众参与更低成本地解决许多治理问题,而且也为一些短期难以解决好的问题提供了思路——依托良好干群关系,得到群众理解,并通过发展去逐步解决问题。这种治理方式可以为杭州许多正面临产业升级、城市更新等复杂治理局面的基层政府提供思路借鉴。


▷在基层治理单元上,不仅要重视村(社),也要重视基础网格,让“微自治”发挥大作用。

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,探索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工作,是新时期的改革要求。当前,杭州大量的基层治理还主要依托村(社)进行。激活基层治理,需要重视自治单元下移,因为小队(村民小组、网格、小区等)才是居民生活的基本场域,以此作为村民自治的单元,能更好激活“微自治”,为乡村有效治理打下基础。


在基层治理体制上,不仅要依托镇(街)村(社),也要重视条线部门,注意治理责任后移。

大量实践表明,基层治理面临的很多遗留难点问题,并非基层不作为,而是涉及相关政策权限难以作为。小队会”治理充分调动了街道及部分区级部门参与,通过人员跟进、政策跟进、服务跟进,基层诸多治理问题得到妥善解决。因此,推进基层治理改革,还需要注意政府条块联动,推动治理责任适度后移。


在基层治理主体上,不仅要靠干部解决问题,也要动员群众依靠群众解决难题。

当前农村基层存在的问题,单靠基层政府与村级组织治理不仅成本高,而且也更易引发干群对立。“小队会”激发了村民的治理共同体意识,实现了基层治理由“我来做”向“我来组织大家做”的转变。这是对“共治共建共享”理念的积极实践,也是杭州基层治理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


作者:黄鹏进

作者单位:中共杭州市委党校

本文刊登于《杭州》杂志2021年第13/14期

投稿信箱:hangzhouzazhi@163.com

排版编辑:毛婷


《杭州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    开创网络 技术支持    浙ICP备09038607号
地址:杭州市解放东路18号市民中心E座9F    办公室电话:0571-85175159    E-mail:hangzhoutpw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7 Powered by www.pich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扫码关注“杭州杂志”

扫码关注“杭州图片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