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编辑推荐 > 城市视点 > 正文
专栏 | 没错,“牛”也是一路神仙!2000多年前,祖先就开始祭牛神
2021-02-22 10:03:32   浏览次数:83


牛是中国农村的主要耕畜,对农耕经济作用巨大,所以旧时农民多供牛王,希望保护耕牛,使其免染瘟疫。


牛被神化相当早。原始时代,我国北方部落就驯养了黄牛,南方部落驯养了水牛。距今七千多年前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,就有水牛头盖骨、残肢和颊骨等出土,证明古河姆渡人已进入驯养水牛的阶段。牛的驯养,不但为人类提供了肉食,其肩胛骨更是制作骨耜的最佳材料,经过持续不断的训练,役使牛犁耕成为可能,使耜耕逐渐过渡到犁耕,对稻谷栽培的发展有十分重大的意义。


图片


祭牛神始于秦代。《秦集史·宗教志》载:“《列异传》曰,武都故道县有怒特祠,云神本南山大梓也。昔秦文公二十七年伐之,树疮,随合。秦文公乃遣四十人持斧斫之,犹不断。疲士一人,伤足不能去,卧树下。闻鬼相与言曰:‘劳攻战乎?’其一曰:‘足为劳矣。’又曰:‘秦公必持不休。答曰:其如我何?’又曰:‘赤灰跋于子何如?’乃默无言。卧者以告,令士皆赤衣,随所斫,以灰跋树,断化为牛入水。故秦为立祠。”


宋代以来,很多地方供奉牛首人身神,也有画牛王为人神的,称为冉伯牛。冉伯牛是春秋时鲁国人,为孔子门生。明冯应京《月令广义·岁令一》载:“牛有牛王之祀,而越俗有谬图冉伯牛之像以祭者。”清梁绍壬《两般秋雨庵随笔》卷一谓:“北方牛王庙,画百牛于壁,牛王居其中,则冉伯牛也。”在《古今图书集成·神异典》卷五四引《蓼花洲闲录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载。冉伯牛居百牛之首,其意大概是冉伯牛为众牛之王, 统而佑之。冉伯牛,名耕,字伯牛,其所以被奉为牛王,或有两种可能:其一,因冉伯牛的名字中有牛、耕两字,与农耕用牛相合;其二,清李绿园《歧路灯》:“唐宋间农民赛牛神,例画百牛于壁,名百牛庙,后来讹起来,便成冉伯牛庙。”


图片


有的地方奉汉代的龚遂为牛王大帝和牛经纪的祖师。《汉书·龚遂传》载:西汉宣帝时,渤海郡饥荒严重,盗贼蜂起。龚遂当太守后,罢免了原来的捕盗吏,下令凡持锄钩田器者皆为良民,吏不得问,持武器者即为盗贼,结果,盗贼弃兵弩而持锄钩。民有持刀剑者,使卖剑买刀,卖刀买犊。《中华全国风俗志》记安徽泾县东乡民办牛王神会也有类似记载:“六月初八牛王会……香火则较盛。牛王大帝者,即汉渤海太守龚遂也,以卖刀买牛之故事,乡人讹之。”因龚遂提倡耕牛饲养,这里以六月初八为牛王会,使牛生意大为兴隆,便产生牛经纪一行,奉龚遂为祖师。


有的地方的牛王并无实指,或虽本有所指,但文献未载而仅称牛王。牛王像除人像外,还有牛首人身者。如在《新年神像》中牛王为农民之祖师 ( 牛王为保护牛类使其不染瘟疫之神。颇不易辨识,其本身似即为神化之牛 )。其形象为满髯高翘,头发两撮扎于耳后,武器为鞭,服装为着甲,外套长袍。头上牛头。附属人物有判官二人,持册,牛头卒二人,手执钢叉。题款为牛王之神。


图片


各地祭祀牛王的活动大多在农历十月初一。清李调元《新搜神记·神考》“牛王”条云:“今人多于十月初一日相率祭牛王。牛于农家有功,以报本也……按《大玉匣记》:牛王生辰在七月二十五日,今用十月初一者,以七月农方收获,故相沿改期,以便民也。”牛王诞日活动除举行祭祀典礼外,还多有“犒劳”牛的举动,如《中华全国风俗志》记贵州盘县牛王会:“十月朔,俗传为牛王神生日。乡农各寨,捐资举牛王大会,爆竹之声,各寨相应,各家并出新糯米制饼,先取一团喂牛,一团挂牛角上,牵之至河畔饮水。俗传牛饮时于影中见角上之饼 ( 俗名粑粑 ),格外喜悦,知人酬其劳也。然后将余饼分送城内亲友,借答中秋受其果饼之情,为投桃报李之意。斯为牛王大会中之举动也。”


图片


人们之所以虔敬地崇牛,并且想象出牛王之神,那是因为牛在人们的心目中,是一种温顺善良的家畜,是人们生产和生活不可须臾相离的伴侣。自从在父系氏族晚期出现牛耕之后,人们对牛的感情越加浓厚起来。在许多民间传说故事中,牛始终是温驯勤劳、乐于助人的美好形象。


说到这一点,我们马上就会想到脍炙人口的牛郎织女传说。故事中的牛郎始终与老牛相依为命。牛告诉牛郎,偏心的嫂子要害他,得设法躲避她的伤害。在牛的帮助下,牛郎与织女成了亲。后来,织女被王母召回天上,牛又让牛郎披上自己的皮,到天上去找织女。故事中的牛已经成为苦难主人公的助手和朋友。


由于牛力大而性耐劳,有驯良的一面,因此人们在崇牛、敬牛的同时,还在旧时历书的首页印一张《春牛图》,牛背上驮着聚宝盆,旁边有一赶牛的牧童,有的还加了官样人物,相映成趣,表示迎接欣欣向荣的春天。农历“立春”前一天,举行迎春仪式“打春牛”,表示一切农事和一年劳作的开始。


图片

▲ 春牛图


那么,牛是否是远古先民所崇拜的图腾呢?根据《山海经·西次二经》的记载:“自钤山至于莱山,凡十七山,四千一百四十里,其十神者,皆人面而马身,其七者皆人面牛身”,可以推定,牛也曾经是远古氏族或部落的图腾。《山海经》所指的该山脉,其地理范围泛指今渭河流域和长江上游流域 ( 四川、湖北、湖南毗邻地区的东段 ) 内诸山,这个地区曾盛产牦牛。岑家梧先生说:“转型期的图腾动物,则为幻想物,即半人半兽的动物,为氏族首领的变形而具有人类肉体型。”这表明原始宗教权力集中于氏族社会的氏族首领。牛图腾就是崇牛氏族或部落的艺术性象征。



作者:吕洪年

本文刊登于《杭州》杂志2021年第1期

原标题:牛年说年

投稿信箱:hangzhouzazhi@163.com

排版编辑:毛婷

《杭州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    开创网络 技术支持    浙ICP备09038607号
地址:杭州市解放东路18号市民中心E座9F    办公室电话:0571-85175159    E-mail:hangzhoutpw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7 Powered by www.pich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扫码关注“杭州杂志”

扫码关注“杭州图片网”